株洲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视讯之窗 > 新闻资讯 > 教育新闻

蒋军生:十余载致力乡村学校阅读推广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9-05 访问量: 字体[ ]

【教师节特辑】茶陵舲舫小学学生年阅读量达数十本,源于蒋军生老师致力十余年的“乡村阅读计划”

 

写在前面:在第33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株洲市教育局联合株洲日报、株洲晚报、新城市报、株洲电视台等媒体,深入各县市区进行采访,历时十余天。于今天起,我们将陆续推出十二位优秀教师的故事,他们中有在山村学校传承客家文化的特级教师,有坚持十余年做阅读推广的乡村小学教师,有深受学生喜爱的青年教师,有校长,有名师……他们各有特征,又都有一些共同点,言语朴实,为人谦和,有着深挚的教育情怀,满腔激情随着年岁的增长也丝毫没有褪却。这些大概就是支撑起一位优秀教师的基本品质吧?第二天我们推出茶陵县舲舫小学蒋军生老师的故事——

 

蒋军生:十余载致力乡村学校阅读推广

 

【微档案】

 

蒋军生,男,1966年出生,茶陵县舲舫乡中心小学教师。先后获评茶陵县首届公民道德爱心使者、茶陵县优秀教师、香港“阅读·梦飞翔”推行阅读活动工作最佳老师、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义工服务奖等荣誉称号。

1988年,蒋军生在茶陵县舲舫乡开启了他30余年的从教生涯。为了让乡村孩子们能像城里孩子一样有课外读物,他绞尽脑汁联系多方教育基金,给孩子们筹来图书万卷,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小学图书馆。又组织孩子们开展阅读,体会读书乐趣。十余年来,他自创了一整套阅读指导和阅读管理的体系。

 

【故事】

舲舫,意为“小船”。舲舫也是茶陵县的一个乡镇,县域内洣水、茶水在此交汇。昔日木筏、舟船川流,供人们渡河,故名。蒋军生也在渡人。

蒋军生所在的舲舫小学就位于江边。教学楼红漆白墙,素朴而洁净。他将我们带至二楼的图书馆,与窗外的山清水秀相比,这里又是另一番美丽风景。色彩明亮的儿童图书柜上堆满了码得整整齐齐的图书,墙上张贴着稚气而又童趣满溢的张贴画,卡通小桌上摆着鲜花和孩子们的阅读记录册,随手翻来,书上满是阅读的痕迹。

看着这些读旧了的书籍,一旁原本在细细讲述孩子们阅读故事的蒋军生放缓了语速,洋溢出来的骄傲冲淡了岁月在他眼角额头凿出的印记。灰短袖,白色长裤,短平头的发根处略有些花白,我们怎么也想不到模样朴素的蒋军生能在一所乡村学校开展阅读推广,并且一做就是十余年。这图书馆里万余册图书,墙角堆的几大摞学生阅读报告,都是他十余年坚持的功效。

蒋军生并非土生土长的舲舫人。1988年,他第一次步行到离家几十里外的舲舫河坞小学,从此就在舲舫扎下了根。工作之余,蒋军生发现,和绝大多数城里孩子不同,舲舫的孩子手头除了教科书再没有第二本读物。如何解决孩子们课外阅读问题?蒋军生一直在思考。

2004年,在美国留学的弟弟回茶陵过暑假,还领来了一批美国梦想行动国际志愿者。蒋军生同弟弟商量,希望志愿者们能到舲舫支教。志愿者来了,还为孩子们带来了800册图书。志愿者活动一直延续了三年,每一年除了支教活动,都会给舲舫小学的孩子们带来图书、打印机、书架等等。

当时学校住房紧张,蒋军生第一个把住房让出来给支教队员们住。中午休息就用报纸铺在办公室的会议桌上躺会儿。晚上骑自行车好几公里回家,早晨早操前又赶到学校。每到周末,学校都放假,支教队员没地方去,蒋军生就把他们全部带回家,自己和妻子只好寄住在邻居家。外籍教师都来自不同的国度,蒋军生还要义务为承担安保任务,妻子埋怨说:“别人不来操这个心!就你能!你只要工作,不要命!”蒋军生每次都一笑了之。学校里的老师们拿蒋军生开玩笑:“四川阿里地区有个孔繁森,你就叫蒋繁森吧!”

蒋军生的话很朴实:“人家外国人都能不远万里到我们舲舫这么偏僻的地方支教,我有理由不去支持他们?我当一天舲舫的老师就要给孩子们做一天的事。”

蒋军生的这句话并非空话。尝到了志愿者援助的甜头后,蒋军生开始四处牵线搭桥,引进各种教育基金,联系长期支教人员。“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引进募捐图书4800余册,美国华裔捐赠“彩霞爱心图书馆”、香港“阅读梦飞翔”基金捐赠图书、桌椅、书架……舲舫小学图书馆的书籍已达万余册。

蒋军生的“乡村阅读计划”开启了。在相关阅读推广专业人士的指导下,蒋军生成了专业的“图书管理员”。图书如何分类上架归档?借阅簿的制作?阅读报告的格式如何?怎样开展阅读?阅读指导如何进行?还有图书管理员的选择,午读管理员的配备,“阅读之星”的评选……别看一个小小的事情,做起来竟需要一套科学的体系。

“一个人的阅读决定他今后的人生道路。舲舫的孩子们终于有书读了,我不能让这些书运到这来之后就锁在图书馆里。” 为了培养孩子们阅读图书的主动性,蒋军生在各个班级都组建了午读团队,让学生有组织地进行阅读。他还在每个学期在校内评选优秀小读者、优秀图书管理员,在学生里公开竞选图书管理员。使他们的阅读形成完整的评估、考核机制。“图书管理员都是学生自己写申请书竞选的,孩子们会用各种各样的语言表明自己的意愿。结果每学期人太多了,我们老师都为着选谁发愁呢,只好8个管理员外,再选出8个后补管理员。” 蒋军生还创建了舲舫中心小学“校园之声”广播站,创办了校刊《花蕾》并任主编,出刊经费也是他从外面引进的。

蒋军生就这样踏踏实实地把自己的“乡村阅读计划”做了下来,一做就是十余年。组织孩子们利用休息时间进行阅读,练习书写,教他们撰写读书报告和读后感,记载下每本书中得来的收获。他还向相关基金会申请资金,用于奖励爱阅读的孩子。他每学期评选6名“阅读之星”,奖励他们200400元不等的文具,迄今已评选十届。我们翻了翻今年上学期一些孩子的阅读报告,大致数了一下,孩子们一个学期的平均阅读量竟能达到2040本!这样一来,舲舫小学孩子的年平均阅读量居然达数十本之多!而我们在网上查了一下我国的年人均阅读量还依然是个位数。

在全民阅读尚未倡导的时代,舲舫小学的孩子们就已经人人进行午读了。许多孩子毕业之后,还经常要回学校来看看,偶尔还非到图书馆借几本书才肯走。“我的学习很大程度得益于在舲舫小学六年养成的阅读习惯。”上大学以后的龙丽如此说。

蒋军生并非只做着舲舫小学图书馆的“扫地僧”,他除了教学工作之外,担任了学校的教务主任,各种教学管理工作压头之余,他还一直承担起与支助舲舫小学的各公益组织的协调联络以及后续维护工作。支教志愿者的后勤服务、物资捐赠、图书募捐、乃至图书馆的维修等等,他都担起来。

“前两年图书馆屋顶漏水,我生怕漏湿了书,就在某公益组织的网站上申请到一笔维修基金。”蒋军生说,施工过程中自己爬上屋顶拍照上传图片,查看工期进度,检查工程质量。“要对得住捐助人,也要对得起舲舫的孩子和这上万册图书。

“我听说意大利人把蜂蜜涂在书上,让孩子从小就知道书籍是甜的。我也希望,我做的这点事情能让舲舫的孩子们也尝到阅读的甜头。”

有一年,茶陵县委宣传部要选调蒋军生,他辗转反侧了一晚上,还是决定拒绝。他的借口是家不在县城不方便。“其实我就是怕我走了,这一万多册书慢慢就没了,孩子们的午读也慢慢没人管了。”实诚的蒋军生说起这话时,露出些许老实人的狡黠。

蒋军生其实还有一个担心,已经五十余岁的他过几年就退休了,他走了以后,这些图书和孩子们的午读怎么办?舲舫中心小学校长谭自云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谭自云介绍,舲舫已经在全乡所有学校开展书香校园活动,开设专门的阅读课,让蒋军生的阅读体系惠及舲舫所有的孩子。